烈火ㄚ嘉

關於部落格
ㄚ嘉
  • 1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釋證嚴用愛與智慧拯救地球

釋證嚴用愛與智慧拯救地球 文╱李心怡 第237期 2000/10/10 現代佛陀要站在時代的位子救世,秉持善念,心中有愛,慈濟不只是一個宗教,而是愛的代名詞,行善遍全球。  多年前,證嚴法師在花蓮的一個地方,看到一灘血,她問附近的人為什麼會有這灘血,別人回答道,「有一個原住民婦人流血不止,村人合力將她抬到山下的醫院,當醫生知道他們沒有錢時,便告訴他們『抬回去吧!』」那灘血,就是抬回來之後,那個婦人流的血。  這句「抬回去吧!」其實就是指,「抬回去等死」的意思。證嚴聽到這樣的事,覺得很不可思議,怎麼會因為沒有錢,就要等死,這是她無法接受的事。那灘血就是慈濟的起源,當很多人說很感謝慈濟時,證嚴總是說,「應該感恩那灘血」。  慈濟基金會發言人姚仁祿說,十年前,證嚴一直想為慈濟找一座佛像,她不要漢朝、唐朝的佛像,她說她要「現代的佛像」,要能表現現代佛陀的形象。找了很久,一直沒找到她心目中的那個佛像。直到有一天,證嚴看到了一張畫,那是一個二十多歲的中國年輕畫家畫的。其實畫中的佛陀還是一樣穿著漢唐以來的袈裟,證嚴說,「重要的是祂站在什麼位子」。  畫中的佛陀站在地球之後、宇宙之前,一手拿著一碗清水,另一手正以沾了清水的菩提葉要點前面的地球。證嚴說,「水是代表愛,菩提葉是智慧,這張畫正代表用愛與智慧拯救地球」。在漢朝,地球是不用救的,那時候的地球沒有破一個大洞,現在的地球需要現代的佛陀精神。 大地反撲 全因社會病了  慈濟的精神到底是什麼?就是地球村的觀念,「善念與血統無關」,愛是不分種族、宗教的。「當一個基督教的黑人,穿著慈濟的藍衣、唸著阿彌陀佛時,那就代表他根本就不知道阿彌陀佛真正的意思,阿彌陀佛在他心中的意思可能就是『愛』。那時候,慈濟就已經不只是一個宗教,而是愛的代名詞,那就是我們的目標」。姚仁祿說。  所以,當信基督教的慈濟醫院院長,問證嚴會不會介意他是基督教徒時,證嚴笑著答說,「我不介意你是基督徒,我只介意你是不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因為只要虔誠,對人就會有很深的愛。  前年,土耳其發生了大地震後,台灣一點也無關痛癢。當慈濟的志工拿著募款箱為土耳其、科索沃募款時,曾有人不滿地敲著募款箱,抱怨道「土耳其在哪?指給我看」。證嚴曾說,「如果土耳其的慘狀發生在台灣,那是很可怕的,人絕對不能詛咒自己」。  從來沒有人想到,台灣會有災難,直到九二一。九二一之前,台灣在流行Kitty貓和無尾熊,很多人排隊在買Kitty貓、看無尾熊。當證嚴發現有人為了Kitty貓,買了六、七份漢堡拿去丟掉,她想「這個社會病了,一定會出問題的」。九二一地震的發生,證嚴認為這只是大地在釋放能量。若不是人們不善待土地、建商不重視房屋的品質,傷亡不會這麼慘重,「土石流是我們造成的,不是大地造成的」。  九二一地震發生之後,慈濟馬上投入救援,第二天就有人到了災區。直到一年後,慈濟還是有大量的志工駐在災區,現在他們的主要工作,是陪伴災民,讓災民們安心。當大家對九二一的感覺慢慢變淡的時候,慈濟有越來越多人在災區服務,因為很多災民,後來也都成為慈濟的志工了。這讓他們有幫助別人的成就感,有助自己走出受災的陰霾。 希望工程 慈濟承擔困難  目前慈濟投入災區的人力、物力,應該是民間單位中,最龐大的。「讓世紀末倒下的,在世紀初站起來」,這正是慈濟一直不敢鬆懈的原因。慈濟的救災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急難救助」、「安頓與關懷」、「重建復建」,現在是處於第二與第三階段。在「安頓與關懷」部分,慈濟大愛村在各地陸續成立,發言人姚仁祿說,大愛村使災民們因為這場災難成為親人,他們在大愛村裡,互相幫助,從中找到自己的力量。  慈濟也花了很多金錢與精神在「希望工程」。證嚴堅持每間校舍都要用SRC︱鋼骨鋼筋混凝土的方式來興建,雖然這些教室通常只是二、三層樓的建築。她說「學校是避難中心,醫院是救難中心,這兩個地方是絕對不能倒的」。  她也不斷地告訴每個建築師「你要想像一千年後,這個學校如何教育它的學生」。有人覺得奇怪,證嚴是不是搞錯了,一間學校怎麼會「凍」到一千年。證嚴卻說,「重點不是一千年以後的那一刻,而是那個穿透一千年的力量,那個力量就是教育」。雖然學校本身不會說話,但它能教育孩子、教育老師。所以,學校的建築要能讓孩子身處其中,就能自然地感受到他在學習。  慈濟人有一句話「做就對了」。很多人看著政府重建進度的緩慢,以為慈濟在九二一重建上,人多、錢多,好像沒有什麼困難,政府也以為慈濟沒有困難。姚仁祿說,「其實慈濟也有很多困難啊!只是慈濟自己承擔下來,比較少抱怨罷了!」  姚仁祿指出,最大的困難在於法令的窒礙難行,以及經費的不足。「像有一個規定就是校舍要一定的年限才能拆除,有些沒倒的教室雖也很舊了,可是不到拆除的年限就是不能拆,新的教室就要繞著那棟舊教室蓋,很不合理。」而且,證嚴也不喜歡分期蓋教室,她認為學校要有整體規劃,要一次蓋完,「老是在蓋房子,這樣教育怎麼做得好?」 認養學校 證嚴有所不為  慈濟花了很多錢在做重建,五十二個學校的重建經費,總共要七十幾億、八十億,可是現在的捐款只有五十五億。證嚴總是說,「不能想說有多少錢,再幫人家多少,要依人家需要多少幫助,就幫他多少。」所以,證嚴才會先攬下了這麼多重建的工作,再來想不夠的錢要從哪來。  因此,慈濟認養了一堆學校,錢卻沒這麼多,而且,它做的總是超過教育部希望的標準。原本,慈濟只認養了二十五個學校,最後卻發展至五十二間學校。一方面,是因為有一些學校的校長、老師、家長來請慈濟認養他們的學校。像有一位年紀很大的校長,一大早就大老遠地親自去找證嚴,「我明年就退休了,也可以不要管的,可是為了孩子,希望慈濟可以幫忙,認養這個學校」。證嚴對這個老校長的行動很感動,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另一方面,前教育部長楊朝祥也找慈濟幫忙。因為很多當初認養學校的民間企業,只願意出錢,不願意或沒有人力去管理學校的重建工作,所以最後也由慈濟來負責規劃、管理的工作。但是,因為證嚴的要求,往往超出當初民間企業對普通教室的估價,所以多出來的費用,也就只好由慈濟吸收。  離山區太近的學校,證嚴會要求他們遷校,否則不願認養,因為她認為台灣的山不穩定,很容易發生危險。校舍要修補的學校,證嚴也不願意接手,因為新舊雜陳,將來出了問題,責任難以劃分。除此之外,她對上門要求幫忙的人,總是來者不拒。對於沉重的經費負擔,證嚴只是淡淡地說,「辛苦一點就好了,總有一天會夠的」。 慈濟聚沙成塔 從未懈怠  有一次,有志工禮貌性地跟證嚴說,「上人請慢走」,證嚴卻糾正他說,「我不能慢走,你們要跟的話就要快」。證嚴就是這樣的個性,九二一地震的第二天,當大家都還在忙著救災的時候,她就在車上打電話向倒塌的學校問資料,想著重建的工作要怎麼做。  她總是走得很快,怕須要她幫忙的人等太久。當年要蓋慈濟醫院的時候需要六億,可是慈濟只有三千萬,她沒有等到有六億的時候才蓋醫院。「做就對了」,因為她也相信人是善良的,到時候一定會募到足夠的經費。  「一粒種籽,將來會成為大樹,會結成很多果實,就又有更多種籽」,證嚴如此堅信著。最初,慈濟功德會就是由早期三十位主婦,節省五毛菜錢創造出來的,經過多年,變成了很多大樹,產生了無數的果實、種籽,現在成了成員眾多的慈濟基金會。  而對於許多人的稱讚,「慈濟的動員力量真可觀,不但速度快,人數又多」。姚仁祿卻笑著說,「慈濟哪有動員?慈濟是從來沒停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