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ㄚ嘉

關於部落格
ㄚ嘉
  • 1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空下的傳說

星空下的傳說 第一次那麼仔細的看著星星是你帶給我的、第一次了解到宇宙的不可思議是你教我的。 你總是告訴我這個世界沒有永恆,不論任何人、事、物都會有消失殆盡的一天,也許存在的只有回憶與思念,但只要人們沒有刻意去懷念,最後只剩下傳說‧‧‧ 每次看完夜景你就會用你那溫柔的聲音告訴我天空星星所有的傳說,還記得你說的那一句話; 『任何星座妳都可以記不住,但是唯有那個星座──雙魚座,妳一定要記住‧‧‧如果哪一天我不在妳身邊,記得抬起頭尋找我,說不定我就在遠處遙望著妳。』 從前的我從來都不相信任何的緣分,也不相信有所謂的前世今生,有天,我的朋友張琪她從電視節目得知有老師能夠讓自己回到前世今生看到過去,她拉著我拜託我陪她一起去,因為她會緊張,而我也就勉為其難的陪她一起進去到那個神秘的地方。 『芙苓,一起看我們的前世今生嘛‧‧‧說不定妳會得到很多今生的訊息哦!』張琪一直搖動我的手,那種拜託人的眼神實在令我招架不住,所以我也只好點點頭答應她。 也許是假日的關係來的人好多,等到我們時已經是一兩個鍾頭後的事情了,當我進去時那位老師仔細的告訴我一些該注意的事情,並叫我放鬆心情,之後我就看到了傳說中的過去─── 黑暗中我來到一個地方,那是一個大花園,我身穿的是一身奇怪的衣服,看樣子我是洋人而不是東方人,在花園某處有一個十幾歲的小園丁,他專心的看著書研究著天空的星象,當我走過去時驚嚇到他,令他不小心將手中的書掉落於地上,掉下的書是一本類似星象學的書,他也不敢撿起只是低下頭不敢看我。 因為知道這小孩很喜歡唸有關星象的書,所以我開始供給那小園丁金錢跟物資,讓他讀書並考上最好最高級的學校,之後因為我年紀太大而生病住院,那個小園丁依舊懷著感恩的心留在我身邊陪伴著我、照顧我。 當我醒來時心中揪成一團,不知為何我好想念那個小園丁,總覺得我會再遇見他‧‧‧ 但這件事情我沒放在心中多久,隔天我已經忘記著檔事情,當我準備好上班時我的朋友張琪就打電話來給我。 『芙苓‧‧‧妳在哪?來公司了沒啦?』 『路上了,妳做啥一大早打來啊?公司發生事情了嗎?』 『比發生事情更大條‧‧‧』 『不會吧!是我的事情嗎?』 『是我啦!』 『那就沒關係‧‧‧』我開玩笑的說。 『什麼嘛!真不夠朋友,我是要告訴妳,今天公司應徵來一個小夥子哦!我快戀愛了‧‧‧』 『妳發花痴啊?』 『真的啦!他好口愛耶!等等妳要幫我啦!』 『有沒搞錯,妳別亂牽拖我,到時候害我被誤會怎瓣?』我很想要拒絕這檔麻煩事。 『拜託啦!妳只要過去幫我問他幾歲就好了,妳是主管比較方便啦‧‧‧況且妳難道要看到我孤單一個人終老嗎?』 『妳才幾歲‧‧‧要死也我比妳先死‧‧‧而且死也是被妳氣死‧‧‧』 『芙苓‧‧‧我的好芙苓‧‧‧幫幫我啦‧‧‧』 她又開始耍那一招了,真是受不了她‧‧‧ 之後當我來到公司時,我藉故叫那新來的男同事進來。 當他進來那一煞那,有一種好眼熟的感覺、一種很親切的熟悉,彷彿哪裡見過他,不過我也沒想那麼多,當我問完他的經歷跟年紀時便叫他出去了,這時張琪興沖沖的跑進來開始問我。 『怎樣、怎樣?有沒有問到,幾歲?哪人?』 『天哪!妳是多久沒有吸收男人的精華了?』我被張琪這副哈很久的表情嚇到。 『沒辦法啊!只可惜我不是雙性戀,否則我連妳都不放過。』 『變態!不過妳想的話那現在就來吧!』 『哇哩!原來妳暗地是這種德行啊!我看我還是離妳遠一點‧‧‧』 我兩笑開來── 『那新人70年次的,還在唸研究所,還沒當兵,這幼齒的妳吞的下去嗎?』我望向張琪。 只見張琪一臉失落,她用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說:『他怎可以比我還小?』 『年紀大小不是問題吧!只要妳們相愛‧‧‧』 『我無法接受比我小的啦‧‧‧看樣子老天存心捉弄我,天那──我的春天何時才會到啊?』她跺著腳離開我的辦公室。 幾天後── 因為車子拋錨所以必須要走到公車站搭公車,才剛出門沒多久竟給我下起雨來了,我找個店家躲雨,心理悶的臭罵天氣。 這種雨應該不會下太久吧?心想今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又怕遲到,心理真是七上八下。 『叭!趴!叭!』突然我前面行駛來一輛眼熟的汽車,是張琪的。 『謝天謝地,幸好遇見妳否則今天鐵定遲到。』真感謝張琪救了我。 『還不只是妳哩!妳看我今天又多載了一個客人哦!』張琪樂的說。 『誰啊!?』我一轉頭沒想到是那個新來的小男生。 『主任妳好!』他一臉尷尬的表情說實話挺可愛的。 也許是後面突然多了一個人所以有點不是那麼習慣 『弟弟!你叫什麼名字啊?』張琪大方的問起。 『海德』他說完名字安靜的不發一語。 『那有沒有女朋友?』張琪又問。 『還沒機會交到』 『那介不介意姐弟戀?』我心想張琪是想戀愛想瘋啦? 『只要人家不要嫌棄我就好了,我怎會介意呢?』海德這番話聽起來挺沒自信的。 『娶到有錢老婆可以少奮鬥三十年哦!』張琪笑開來。 『我想應該沒有人會想嫁給我吧!』 『怎會呢?你長的那麼可愛又年輕?』張琪好奇說道。 『我既不幽默又不有錢,而且半工半讀也只能維持自己溫飽哪能夠帶另一半出去玩。』 我轉頭看向他忍不住問道:『你家人呢?』 『媽媽在我小時後就跟人跑了,爸爸工作意外死的早,我是獨生子,從小靠奶奶養大的,前年奶奶生病也走了。』 當他說完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我又接下去問:『你一個人在台北生活靠那麼少錢怎唸書?』 『奶奶有留一點錢給我,只要我省吃減用就好,況且我有助學貸款,等我畢業有穩定工作後我再來償還就好。』 『難怪你每到中午吃飯時間總是趴著休息不吃』張琪這番話令我錯愕,不過也挺心酸的。 到了公司我把張琪叫過來,拿兩千塊給張琪並分附張琪以後中午都要替海德買一份午餐。 一個月過了── 今天是領薪水的日子,辦公室門口走進來一個人,當我一抬頭看到的是海德,我笑的問他:『有什麼事情嗎?』 他吱吱嗚嗚的抓著頭,並將手放進口袋拿出兩千塊放到桌上,並說聲謝謝後趕忙關起門離開。 這時我打電話叫張琪進來,才知道原來張琪這大嘴巴把我的好意跟海德說了。 『我不是叫妳用妳的名義幫他買便當嗎?妳怎會讓他知道是我讓妳買的?』 『因為吃飯時跟他聊天被他套出來的嘛‧‧‧別生氣啦!』她又開始傻嬌起來。 『真是被妳打敗了,妳看啦!他剛還我兩千塊啦!吼!都是妳‧‧‧』 『這孩子挺不錯的耶!還記得還妳兩千,要是我早就黑掉囉!』 『幸好他不像妳,否則他人生就毁了。』 當張琪要離開時便又說:『他啊好像對星象蠻喜歡的,老是看他看電腦查星象,問他他又說不一個所以然只是說喜歡?有時覺得他還真奇怪?』 『星象啊‧‧‧』我碎碎念著。 到了下班時間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泡了杯茶後繼續回到辦公室內準備熬夜,今天工作如果不熬夜,明天很難向上級交代,唉──只是混口飯吃嘛為何那麼拼死拼活? 打拼一段時間已經是八點了,肚子真的有點餓,我趴在桌上懶的起來,心理想著到底要吃些什麼呢?雖是這樣想可是不知為何腦中突然出現海德的樣子,我有點被自己嚇到,也許也累了吧?我開始沉沉睡去。 當我醒來已經是晚上十點的事情了,我的瓣公桌旁邊何時放一碗粥的?或許是張琪幫我買的吧?我沒想太多,因為太餓所以我就馬上將粥吃光了。 連續好幾天,只要我有加班都會有一碗熱騰騰的宵夜擺放在我旁邊,當我睡著醒來後就直接將它吃光。 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了,剛下班的我洗完澡想說要打給張琪,順便叫她到家裡吃頓飯打算謝謝她,這時卻聽到電話那一頭的回應竟是:『請我吃飯?做啥請我吃飯?』電話那頭的張琪莫名其妙道。 『這幾天我加班妳都替我送宵夜啊!我想說跟妳道謝請妳吃頓飯。』 『沒有啊?這幾天我爸生病我都再家照顧他,那消夜不是我送的啦。』 張琪說不是她送的?那宵夜是誰送的?正覺得奇怪時張琪電話那頭又說:『不會是海德那小子吧?聽管理員說有個年輕小夥子總是會在晚上九點多從外面買吃的到樓上,以為他是加班結果總是一下子就離開了,妳說會是他嗎?』 不會吧?真的會是海德嗎?他薪水不多這樣花下去那還得了?我急忙掛上電話打給海德。 『喂!我是海德,您哪位?』當海德接起電話我竟不知要如何問起。 『是‧‧‧是海德嗎?』 『疑?是主任嗎?是,我是海德,請問有什麼事情嗎?』真沒想到,他耳朵辯音能力那麼好,一下就猜中我是誰了。 當然啦,總是不好意思一開口就問宵夜是不是他送的,所以就先噓寒問暖起來,雖然跟他不是很熟,不過頭一次感覺我跟他很親近,而且聊的很來,那種感覺好像家人── 『主任,最近妳都加班到很睌應該要早點休息才是吧!』海德開口慰問。 『那麼說來,宵夜真的是你送的?』我終於問了。 『啊!糟糕‧‧‧』他安靜了一下。 『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海德安靜幾秒後才說:『我也不知道,也許之前妳幫過我吧!如今知道你因為要加班熬夜所以想說是不是應該幫妳做點事,才會有幫妳買宵夜舉動,如果‧‧‧妳覺得我這樣做造成妳困擾那您一定要告訴我。』他的聲音傳達著無奈。 『謝謝你,有好久的時間沒有人買宵夜給我吃了。』我的內心觸發著溫暖。 『還好沒造成妳的困擾,要不我可能會沒有工作了。』他開著小玩笑。 『現在學校都放暑假,你應該晚上比較有空吧!』我問著海德。 『是啊!』 『那你以後就陪著我一起加班吧!我會給你加班費的。』 『好哇!可是‧‧‧我什麼都不會‧‧‧』 『沒問題的啦!總之記得哦!下次加班你也要留下來。』 『沒問題!』 掛上電話後,不知為何心理竟然期待起加班的那一天? 數日後── 我被上級叫去,因為最近有大客戶要來所以必須要整理一些資料,上級主動要我找人一起整理重要文件,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海德〞。 推薦一個新人是我頭一遭,不過上級也覺得海德這個孩子不錯,所以也允許海德助我一臂之力。 在外頭偷聽到的張琪等我一出來馬上就開始損我。 『喲!何時跟那小子走那麼近我怎都不知道?』 我不好意思的一直催促他去工作。 這天大家都下班回家了,張琪又跑過來說:『如果有特別進展可要告訴我哦!不然就真的不夠朋友了。』講完她才離開,接著海德就來跟我報到了。 我吩咐海德要做的事情其實很簡單,畢竟他還是個新人,所以我就沒有讓他做太困難的事情。 海德看準我肚子餓的時間,事先買好宵夜等我了,不過他卻提議要到頂樓吃,我想也好,反正好久沒出去呼吸新鮮空氣了。 到了頂樓已經有擺好的桌椅等我了,想必是海德事先準備好的吧! 『我以前就好想到頂樓來了,只不過因為都是大白天不好意思一個人上來,幸好扥您的福因為有加班所以才能如願以償。』 『我也是第一次上來這邊,沒想到,這裡的夜景如此的美麗,而且好舒服。』我閉上眼睛身吸了一口氣。 『唉呀!可惜天空烏雲太多,否則這樣的景色配上滿天的星空一定很美。』 『聽張琪說,你很喜歡星象啊?』我問道。 『是啊!我小時後就被天空的星星給吸引住了,我的夢想就是當太空人飛到月球看美麗的地球。不過,這種夢只是種幻想罷了。』他對我微微的一笑,我不禁臉紅了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何我會這樣? 『如果妳不嫌棄,下次我們一起去山上看星星,妳說好不好?』 我馬上點點頭,終於明白我好像對海德印像越來越好了。 這幾天跟海德加班都好開心,他開始教我認識星星,並還講星星的傳說給我聽,讓我加起班來都不覺得累,反而覺得很值得,且還希望一直加班加下去。 海德來上班也已經兩個月了,他唸的是白天的研究所,因為過幾天他就要開課了所以沒時間上白天班,他拿辭職信給我,我挽留他好久,他只是說:『在這裡上班我真的很開心,可是要開學了,我必須找晚上的工作來做,不然白天要唸書沒辦法繼續在這邊幫忙。』 『晚上工作時數比較少吧!這樣你怎生活?難道要熬夜?』我不捨的問。 『不要緊,我會省吃減用的。』他抓著他的頭皮,傻傻笑著。 雖然很想留住他,可是他的堅決讓我不免只好放手。 他離開公司後,我的心思都好亂,也沒心情上班,滿腦子都是他,不應該錯的公文都做錯了,連新人都會對的我也都做錯了,不只張琪覺得我怪怪的,連上級都希望我放幾天假休息一下。 『妳最近都魂不守舍的?該不會跟海德的離開有關吧?』 『我也不知道?總覺得他走後就沒心思上班,滿腦子都擔心他吃不吃的飽、穿不穿的暖?』我無力的趴在桌子上。 『看樣子,妳真的愛上他了。』 『不可能吧!他小我十歲耶!妳應該說我把他當弟弟一樣的照顧才對。』 『妳的樣子出賣了妳,妳根本不像把他當弟弟照顧好不好,我看,妳還是承認妳真的喜歡上他了。』 張琪這番話令我錯愕,也許,我是真的喜歡上海德了,但是我年紀大他很那麼多,如果讓海德知道應該蠻羞人的吧! 果然這天夜裡我失眠了,張琪的那些話真的在我心理扎根了。 『打電話給他好了,不行,不能打‧‧‧』好想撥號給海德:『不知道他過的好不好?有沒有找到工作?』電話都撥到一半又放棄了:『不行,這樣好奇怪!可是‧‧‧又好想打‧‧‧』我的反覆讓我更加沒有勇氣打給海德。 突然電話響了,接起來竟然是海德的聲音,我開心死了,不過我還是故作鎮定。 『主任,我是海德,最近您過的好不好?』 『還‧‧‧還好啦!』我心虛了一下。 『之前答應過要帶妳出去山上看星星的,不知道妳今天有沒有空?』 『好哇!』我好像答應太快了:『今‧‧‧今天沒事情,當然有空,何時?』 『那就現在吧!我已經在妳家樓下了,介意我用摩托車載妳嗎?』 『不介意啊!那就麻煩你囉!』 掛斷電話我馬上用這三十多年來最快的速度整裝完畢,並用盡最後的力氣衝到門口,當我開起門看到海德的那一煞那我眼框泛著淚水,海德好像更瘦了,他應該受了很多苦吧!也許怕花錢又沒吃飯了,早知道就硬死都要把他留在公司了。 『往山上的路會有很長一段,想睡的話就抱著我睡吧!』海德體貼的說。 不過他可能不知道我期待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從繁華的都市到了寧靜的鄉村,這路上海德都很專心的騎著車,不知哪的一股力量讓我鼓起勇氣抱著海德。 『累的話就睡一下吧!到時我會叫妳的。』 就這樣抱著抱著,我真的睡著了,夢裡我看見一個小園丁守護著一個死去夫人的屍體。 『主任,到了哦!』海德搖醒我,當我張開眼睛才想到我剛剛做的夢,那就是之前陪張琪去做前世今生的夢而那個小園丁的臉其實就是現今的海德。 『沒想到,那個人就是你。』 海德被我這樣一講一臉茫然:『主任?什麼就是我?』 我把前世今生的故事告訴他一遍,當他聽完後他也講了一個故事給我聽。 『這是我奶奶告訴我的,當我還很小的時候,奶奶牽著我的手到一家寺廟去拜拜,裡頭的一位大師曾經私底下跟我奶奶說,以後我會遇到一個年紀比我大的女人,她會很照顧我,且在我最難過的時候幫助我,而我跟那女人旣是恩人也是七世夫妻,那個女人的愛會將我捧上最高的地位,如果哪天我遇到那女人,一定要好好把握她,因為這一世將是我跟她的最後一世,如果錯過了,我將再也找不到她。』 海德的故事跟我的故事很像,聽完海德的故事我們都安靜了一段時間── 真的有緣分這東西嗎?緣分是怎樣來的?它又是怎樣走的?這個男人難道真的是我的真命天子? 海德轉頭望向我:『妳會介意跟比妳小的交往嗎?』 天哪!他這番話是什麼意思?該不會‧‧‧ 『第一天到公司見到妳的第一眼,我就覺得妳好熟悉,好像哪裡見過,妳又那麼照顧我,願意讓一個新人加班還多給我薪水,我想也許妳就是我奶奶說的那個〝女人〞吧!』 我以為覺得熟悉,感覺像家人的那種念頭只有我才有,沒想到他也有這種感覺。 『不論我們是不是有緣分在一起,就算妳不接受我,我‧‧‧我還是喜歡妳。』 看著他誠懇的眼神,我已經被他征服了,畢竟之前我對他早產生好感,如果說因為年紀關係而封閉這段愛情,我想我會後悔一輩子的。 『雖然我養不起妳、雖然我沒法給妳一個男人該給妳的安全感,但我會盡我全力去保護妳,只希望‧‧‧妳肯給我一次機會讓我照顧妳。』海德的誓言讓我聽的好感動。 『妳願意接受我嗎?』海德再次問道。 突然颳起大風,風聲中好像再催促著我〝答應他、快答應他〞 我點了點頭,看見海德興奮的臉龐其實我也能感受到我早就已經接受他了。 『我是雙魚座,妳呢?』海德看著我問。 『天秤座』 『那個就是天秤座』他用手指了指天空的星星:『也許妳看不懂,不過沒關係,以後我會告訴妳祂們的傳說。』 他停了一下,看著我又說:『任何星座妳可以記不住,但是唯有那個星座──雙魚座,妳一定要記住‧‧‧如果哪一天我不在妳身邊,記得抬起頭尋找我,說不定我就在遠處遙望著妳。』 幾天後我叫海德直接搬過來跟我一起住,既可以一起照料,也不用擔心他再餓肚子。 我也叫他專心唸書別工作了,供他唸書到研究所畢業後,覺得他應該還可以唸上去,所以鼓勵他出國留學深造,公司知道後便替我在國外安排一份工作,但唯一的要求就是當海德回國後我們一定要在公司工作,算是一半培養他,畢竟以海德的能力對公司來說算是一個可造之材。 別以為我們到國外只是工作,其實我們早在國外結婚了,而且還生了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娃,至於是不是緣分或是七世夫妻已經不那麼重要了,現在我只想要好好經營我們的婚姻跟家庭。 如果沒有這段緣分,或許──我還是孤單一個人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